女友沈嘉十六作者spllppy123 - 优优色影院



 字数:6911

  和一个人越亲近事情就会变得越麻烦。

  当你没办法控制自己感情的时候,你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对方。特别是当你们还住在一起,甚至工作在一起的时候。

  或许我应该庆幸沈嘉晚上没有回家。短信沟通远比面对面要简单得多。
  早晨沈嘉到家时,厨房里已经见不到昨晚的一塌糊涂. 我用了一整晚收拾厨房,希望这样能让我找到一丝困意。终于,在天将亮的时候,我倒在了床上。
  沈嘉进门的时候其实我还醒着。我知道她坐在我身边,坐了好久,给我盖上被子,还轻吻了我得脸。我听到了她临出门前的那一声歎息。

  今天是我上班的日子,我起床的时候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,但是没有人找我。或许沈嘉已经为我请假了吧。我洗了澡,然后光着屁股站在阳台上,想着也许让胯下冷静一下能够使思绪更有条理。但后来我只是盘算着晚上要如何避开和沈嘉见面。

  我在阳台上站了可能有半个多小时,直到一条短信把我叫了回去。又是那个陌生的号码—下午两点,公司对面沙滩阳光。

  沙滩阳光是一个我们公司里的说法,指的是公司街对面的一家咖啡厅. 由于服务员态度差到爆表,所以我们都管那里叫sunofthebitch。总算,神秘人露出了他神秘面纱下的一根头发丝,告诉我他是公司的人。

  下午两点,我会看到什么呢?是又一个我不愿知道的事实,还是神秘人的本来面目?

  我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。张风林看见我有点不高兴. 既然来了,总免不了要对出差这段时间的工作做一下彙报。张风林联系了一下,在会议室临时开一场报告会。

  我走进会议室的时候,除了付聪和付晓晴,刘志强跟沈嘉也已经在里面了。
  沈嘉发现我进屋后,微笑着看着我,眼神里似乎带着期望,让我不禁怀疑昨天晚上的经历都是一场梦。

  两个小时的会议. 我竭尽所能在不走神的情况下对上海的情况做了说明。但当我的视线偶尔扫过沈嘉和刘志强的时候,脑海中还是忍不住浮现昨晚的画面。会后,为了避免和他俩过多接触,我急忙抱着电脑往外跑。这时刘志强叫住我。让我到他旁边坐下。

  「你的数据我看了,说实话情况并不乐观. 这个项目没有我最初设想的那么简单。不过你放心,公司会全力支持你的。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提。」

  我心说,要你别碰沈嘉你会同意么?「好的刘总,您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。」

  「行了,那你好好干,这几天别太累了。跟家多陪陪沈嘉。让你们小两口弄得跟两地分居似的,我也挺不好意思的。」

  若没有昨晚的经历,我很难想象刘志强竟是这么一个信口雌黄的畜生。
  目送刘志强离开会议室,我重新收拾起东西准备离开,却听到背后有人咳嗽了两声。扭头一看,我才意识到原来沈嘉还没走。

  「这么久没见你都不想我啊?」说着,沈嘉已经凑到了离我只有一个手指头的距离. 一双深邃乌黑的眼眸望着我,甚至让我一时忘记了呼吸。

  「怎么没见?早上你不是还在这亲了一口吗?」

  「讨厌,你装睡啊!」沈嘉的脸蛋羞得通红,跟个小朋友一样。

  「你看你害什么羞啊,都老夫老妻了。不就亲个脸蛋么,更羞的地方咱也亲过啊。」

  「谁跟你老夫老妻啊!你老夫还差不多,我可不是老妻!哼。」

 〈着沈嘉那假装生气的可爱表情,我又沈醉了。此时此刻,眼前这个调皮可爱的她,无论如何无法也无法和昨晚那个背叛我的女人联系到一起。

  「亲爱的,」

  「干什……」

  不等沈嘉说出最后一个字,我已经封住了她的嘴唇。

  感受着怀中沈嘉轻柔的躯体带来的压力。一股熟悉的芳香萦绕在身边。因为唐突的一吻而略微有些受惊试图推开我的手,轻轻地搭在我的肩上。

  如果这一刻能够永恒。如果当我放开沈嘉后,我们的生活能够回到以往。沈嘉能够永远呆在我身边。那么我甯愿选择忘记我昨晚所看到的一切。

  但我知道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直到我们都快要喘不上气时,我才放开沈嘉。

  「老公……」沈嘉似乎有些动了情,用一种含情脉脉的目光注视这我,似乎想说什么,但却欲言又止。

  忽然,沈嘉挣开我的怀抱跑到门口,别过头去,似乎不想让我看到她的表情。
  「老公加油啊……我相信你」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踏进沙滩阳光的时候离2点还有几分锺. 厨子正站在门口抽烟。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。在这家所谓的咖啡厅里,我从没见过有人喝咖啡。店里卖的最好的是宫保鸡丁盖饭,每天中午会有一个小高峰,除此以外基本没人光顾。

  我下意识的找了个角落坐下。在柜台里聊天的服务员根本懒得过来问我要点什么。

  我的表已经是2点了,期间门口经过了几个看起来符合我对神秘人想像的人。一个戴眼镜,穿着得体西服,美国电影里律师样子的男人。一个骗钱的乞丐。还有一个抱着公文包,不停地踮脚尖的神经兮兮的男人。但是他们谁都没有进来。
  一直等到2点一刻,店里还是只有我一个客人,看来神秘短信的内容也不十分可靠。不知怎么的,我感觉松了口气。

  对什么也没点,在店里干坐了半个小时就要走的我,店员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。这种店居然都能开得下去,看来北京的也没我想象中那么不景气啊。

  推开店门,对面公司大楼的玻璃反射的阳光,然我睁不开眼,隐约觉得眼前有个人影挡着我。

  「这就要走了啊?男人得有点耐心,要不然媳妇可要跟人跑了。」

  我用手挡着反光,从手指缝里往外看,看到一张带着黑框眼镜,成熟而美丽的面孔。

  「王姐!?」

  其实,在我上午收到那条信息的时候,我猜测过可能会是我身边的人,比如付聪,或者张风林。付晓晴也有可能,毕竟最早告诉我沈嘉和刘志强传言的就是晓晴。可现在,坐在我面前喝着咖啡(她点咖啡的时候服务员都愣了)的,是自从我来到公司以后,几乎都没和我说过话的王丽。

  「你不点点什么喝的么?」王丽问我。

  「我倒是不渴……那来个可乐吧。」我沖站在远处的服务员招招手,「来一杯可乐,多放点冰。」

  王丽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,弄得我有点不知所措。半天,两个人谁都没开口,气氛显得有点尴尬。

  「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想问,你问吧。」王丽先开口了。

  我确实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,可是真到了要开口的时候,又不知道应该先从哪开始。

  「他们……是从是么时候开始的?」

  「你不想先问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么?」王丽表现的很失望,但那表情十分做作,和平时在公司里一直以来表现的沈默寡言的她简直判若两人。「唉,算了。你要是问我确切地知道他们的发生关系的时间的话,那么是你出差后的第二天。但是如果你问他们之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虽然我没什么证据,不过我估计恐怕从你刚进公司没多久就开始了。

  我头脑里回忆着刚进公司的那段日子。那时候,我刚进公司,按照之前和刘志强谈好的,我要从基层做起。那时候为了证明自己,以及报答沈嘉对我的一片苦心,我说的上是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在了工作上。虽然在公司里,沈嘉和我装作不认识,但是那段时间沈嘉因为我的改变显得十分开心。那段日子可以说是除去蜜月期意外,自结婚以来我和沈嘉感情最好的一段日子。我加班的时候,沈嘉会提前回家给我做好一桌子我爱吃的饭菜。如果她加班,我会在公司楼下等她,然后带她去外面开小灶. 虽然那时候我们的经济还是有些紧张,但是沈嘉也从来没有对这样的小奢侈有什么不满.

  回想着这段日子,我禁不住嘴角上翘.∩是,如果王丽说的是真的,那么我的这一段幸福的回忆实际上就是另一番景象了。晚上和我在一起欢声笑语,诉不尽恩爱的妻子,白天就在离我不足二十米的地方被别的男人玩弄。

  或许我根本不该向王丽问起这些。此时我的感觉不仅仅是被爱人背叛的那种痛苦,而是如同被人夺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记忆。脑海中沈嘉的动人的笑脸瞬间让人觉得无比丑恶。窒息,突然袭来的一强烈的窒息感让我眼前一黑,人就往桌上倒。隐约间能听到王丽在叫我的名字。

  其实我失去意识可能也就只有几秒锺,但是王丽显然吓坏了。刚才那种游刃有余的笑容已经不在,换上的是一副略带惊恐的面具。店里的服务员显然也吓坏了,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。估计他们还以为是店里喝的不干净闹出人命了呢。
  「你别吓唬我啊!早知道你这人承受能力这么差我就不告诉你了!」王丽抢过我那杯可乐一气喝了半杯。

  「您才是别吓唬我了呢。平时在公司那么端庄的一个人,没想到其实脾气跟个小孩似的。」

  「行,还有余地开玩笑是吧,好样的。」

 —玩笑是我现在能做的极限了。我不否认我现在沖过马路上楼直接掐死刘志强和沈嘉的心都有。不过我还有问题没问,我也知道我再愤怒也不是能干出那种事的人。我没那个胆量。

  「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」

  「哎呦,终于想起我来啦?」王丽放下手中的杯子白了我一眼。可是很快,一层淡淡的忧伤覆盖了她那玩世不恭的表情。

  「我是六年前入职的。那时候我刚结婚。我老公自己开了一个小的服装加工厂,那是一直没有机会做大。」

  「王姐,是不是跑题了……?」

  「闭嘴,没看电视剧里别人回忆的时候,别人都默默地在听么。」王丽无视我的问题,自顾自地继续说道。

  「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其实是做总经理秘书的。对,就是现在沈嘉的职位。对那时候的我来说,刘志强是个让我很憧憬的人。有能力,有气魄,年纪不大就事业有成。而且他对我很温柔,至少是对那个当时还涉世未深的我。在办公室里的时候,刘志强时不时总问我一下家里的事情,比如家里的老人身体好不好,老公的厂子办的怎么样之类的。当时我也没有多想,他问什么我就答什么。还觉得他是个亲切,是个关心员工的好老板。后来才知道他每一步都在布局。」

  那杯可乐已经见底,王丽捏着手中的吸管,反複地搅动着被子里剩余的冰块.

  「后来有一次,他突然跟我说有一个日本大品牌的服装公司要在这边找代理加工点. 问我要不要让我老公的厂子参与竞标,他会从中帮忙。我听了当然高兴. 回去以后告诉我老公,他也兴奋得不得了。你得知道,那时候厂子已经濒临倒闭了。在按照刘志强给我们提供的日方的要求制作了一批样本后,刘志强告诉我们日方非常满意,愿意合作,并且给我们给了我们第一个大单子,一笔300万的订单。」

  说到这,王丽苦笑了一声。

  「只怪当时财迷了双眼。整个过程中我们连一个日方的联系人都没见到竟然就答应了下来。其实当时我们手里已经没有可以周转的资金了。刘志强说日方不同意预付一部分定金,所以我们只好自己想办法。当时刘志强告诉我们的交付期限十分紧张,为了能赶上交付时间,我老公只好借了100万的高利贷. 本以为顺利完成这一单,不仅可以还上债,还可以有100多万的利润。当时我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刘志强的陷阱。」

  「到了交付期限的前几天,我们才意识到这样的订单对我们这种小厂来说根本是超负荷的。尽管我们临时又请了很多工人,但是限于设备有限,无论我们怎么赶,也很难在规定的日期内完成所有订单。交付日期那天,我们奇迹般地完成了90% 的数量。刘志强告诉我们他会去跟日方进行交涉。争取推迟几天交货日期,最多不过是让我们交一定比例的违约金。算下来我们仍然有的赚。可是谁成想,在刘志强『谈判』回来以后,竟然告诉我们日方不同意延期,并且说日方认为衣服的质量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,所以全部拒收。甚至还说对方要起诉公司,要求赔偿巨额的违约金。」

  「当时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。不光我们借的100万高利贷还不上,工厂工人的工资都开不出来。而且我们连累公司支付大额的赔偿金,这下恐怕连我自己的工作都保不住了。工厂倒闭,我又失业,身上还背了一百多万的债务,后面的日子我根本不敢想象。我老公在那时候受了刺激,整个人都变了,经常喝的烂醉。他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,回到家后经常对我拳脚相加。那时候我也到了崩溃的边缘,好几次都想一死了之。就在这时候,刘志强对我提出了一个我没法拒绝的提议. 那天是我准备提交辞呈的日子。我一早来到办公室,把辞呈放在李志军的写字台上。刘志强却显得一脸意外,让我不要辞职。他对我说,公司不光不会追究我的责任,而且他个人愿意无偿借给我们200万用于偿还债务和扩建工厂. 剩下的钱可以等工厂盈利以后再慢慢还给他。菩萨,天使,上帝,叫他什么都行。当时一度我以为他是天上派来解救世上苦难的人。万万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露出了恶魔的本性。」

  「再来一杯可乐」我注意到王丽开始不停地清嗓子,才意识到她已经不停地说了很久了。而我也听得入了神,甚至一度忘记了我自己的事情。

  喝了两口可乐,王丽又继续说道:

  「我把刘志强的提议告诉我老公以后,他兴奋得不得了。执意要请刘志强晚上到家里吃饭。那天晚上七点多,刘志强来到我们住的地方。我做饭时,听见我老公在客厅里用高八度的嗓门一直在拍刘志强的马屁。等饭做好时,桌上已经有六七个空破瓶了。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做了5个菜。我烧了一条鱼. 炒了2个青菜。做了一份炸鸡块,还煲了一锅汤。可是,那一晚,这几个菜一口都没有动。」
  说到这,王丽有些哽咽。虽然她低着头,但是我还是能看到她眼眶里的泪水。
  「我才坐到桌边,刘志强就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拉到他身边,然后作势要亲我。我吓坏了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刘志强的左脸上已经留下了一个火辣辣的掌印。可是,刘志强不但没生气,反而笑眯眯地盯着我。我转头向我老公求助,去没想到他竟然沖我喊『你他妈疯啦!?刘总这是瞧得起你,你他妈给我客气点!』。
当时我整个人都傻了。我不知道是我疯了,还是我老公疯了,又或者是我们都疯了。那天晚上,刘志强就在我老公面前侵犯了我,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。开始,我还记得我老公在一旁看着我。到了后来,我已经有些神志不清,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老公好像离开了。第二天早上,房间里剩下的只有我和光着屁股的刘志强。我老公和那张存进了200万的银行卡一起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。

  「后来,我就做了刘志强的情妇. 白天在公司,晚上在我的或者他的住处。随时随地,只要他想,我就要给他。虽然我恨他,但是我不否认他在玩女人方面的确有些手段。每次都弄的我死去活来的。经济上他也从来没有亏待过我。不仅涨了我得工资,和他在一起时还经常几万几万地给我零花钱. 所以后来日子长了,我也就心甘情愿地跟了他—直到沈嘉出现. 」

  提到沈嘉的时候,王丽擡头看了一下我的反映。

  「从沈嘉刚到公司实习的时候开始,我就注意到刘志强看沈嘉的眼神有问题. 后来他经常和沈嘉搭话,问长问短,完全一副当时我刚进公司时的表现. 而且从那时候开始,刘志强来找我过夜的次数越来越少。到了沈嘉快毕业的时候,刘志强干脆直接把我调出了办公室。那时候我就知道刘志强已经有所计划了。后来我私下里也查过一些沈嘉的资料。当我在新员工的简历里看到你的名字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就是沈嘉的男朋友。其实你刚进来的时候我就想警告你。不过一跟你不熟,二来那时候沈嘉对我来说不过是个抢了我位置的小婊子,所以我也没义务帮她。我不知道刘志强对沈嘉用了什么手段,不过现在看起来你老婆倒是和刘志强开心得很,一点看不出有什么委屈的。」

  提到沈嘉身上,我的思绪才渐渐回到自己这来。听了王丽的故事,我不知道里面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。不过,就算里面有一般是真的,那么她现在这样的性格也就有情可原了。尽管如此,她提到沈嘉的态度还是让我觉得有些不太舒服。
  「你是不知道,你才刚走的第二天,中午午休大家出去吃饭的时候,刘志强就把沈嘉按在办公室玻璃墙上操!要不是我正好上楼拿钱包,还撞不见这场春宫戏呢!」

  「闭嘴!」玻璃杯擦着王丽的耳朵重重地砸在她背后的墙上。

  王丽这次倒是显得很镇定。仍旧笑眯眯地看着我。

  「沖我火儿也没用。事儿已经这样了,你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。」

  「以后的事我自己会想的,不劳你费心了!」只是直到刚才为止,我还觉得王丽是个可怜的女人。可是此时她的这副嘴脸实在让人厌恶。我起身要离开,王丽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。

  「等一下,话还没说完呢。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么?」

  「不就是要报複刘志强么,还有什么好说的?」

  「报複他?为什么?怨他害我被老公遗弃了?那种见钱眼开翻脸不认人的老公离开也罢. 倒不如说刘志强帮我看清了他的本来面目。怨刘志强侵犯我?他弄我的技术比我老公强多了,作为女人这方面我没什么好抱怨的。怨他给我钱?我也许没什么尊严但我脑子还没坏。」

  「那你为了什么?」王丽这一串连珠炮到把我说迷糊了。「难道你是要报複沈嘉?」

  「说不上。虽然我有一点嫉妒她,不过还谈不上要报複她。」

  「那你到底为什么?要说就赶紧说,不说我就走了!」

  「瞧你那急脾气,真不明白看上你什么了。」

  「什么看上我什么的?你话说清楚点行不行?」

  「我跟你说过我是为了自己才找你的么?」王丽的话越说我越糊涂.

  「不是为你还是为谁?」

  「我找你是为了我妹妹。」

  「你妹妹?你妹妹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认识她么?」

  「废话,不认识找你干什么。」说着王丽从胸前的兜里掏出一张拍立得的照片。照片上是一位烫着大卷花的可爱姑娘。白皙的皮肤,尖尖的瓜子脸。身着白色花纹镂空披肩,手里拿着一杯鸡尾酒正对着镜头做鬼脸。女孩的样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,但是一时想不起来。

  「她是你妹妹?」

  「不是亲妹妹,而是我去年认识的一个朋友的女儿,和我关系很好。」
  「这女孩我好像见过,但是想不起来了。」

  「唉,真是不明白啊,你这种人究竟哪好啊。给你提个醒,我朋友叫菱俊峰。」
  菱俊峰,菱俊峰,菱……

  「菱蕊?!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wj522 金币 +8 感谢分享,论坛有您更精彩!  
<